獒龙 |沉迷龙队 难以自拔 |经常换墙头
喜欢写写脑洞、做简单的视频、然后美图PP图 _(:зゝ∠)_ 【高级的都不会

【蝙超/莱超】Overcast with showers 2

概要:超人在一次事件中暂时失去了视力和热视线,尽管他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方式,但他身边的人都忍不住为他提供帮助。作为WF,蝙蝠侠习惯性地制定了稳妥的新型作战计划,而作为失明小记者的男朋友,布鲁斯·韦恩接到了恋人“亲爱的老同学”的电话。

注意事项:

本文的莱总的形象主要是根据《天赋使命》和《全明星》的


酥皮和老爷从动漫到动画到电影各个方面都捏了一点,以及很多很多的私设_(:зゝ∠)_


又名《总裁们作妖的故事》


傻白甜,没有逻辑,可能严重OOC,文力复健中


献给 @GT-马耳东风-守望秃头 太太


     前文:Chapter1

    PPS:今天莱总没能出场

蝙蝠侠正在调查一件军火走私案,布鲁斯则收到了走私军火的慈善家宴会请帖。

出于迷惑目标的需要,布鲁斯带上了两位名模一起赴宴。

由于蝙蝠侠不打算取消今晚的夜巡,所以返回韦恩宅的布鲁斯急需冲一个澡——他不能带着两种混在一块特别显著的香味去夜巡。

这个时间的克拉·肯特应该和平时一样躺在床上休息,又或者待在黄太阳光的房间里,而不是穿着那身惹眼的制服飘在蝙蝠洞的上方。

永远不要奢望一个氪星人能听从你的命令。

蝙蝠侠对此早有领悟,为此他制定了不少排除氪星人干扰的备用方案。而布鲁斯则因为酒精的蛊惑,沉浸于眼前宁静而瑰丽的画面。

猩红色的披风随着空气的流动舒展着,仿佛覆盖这一个虚幻而朦胧的梦境。

纯净的月光亲吻着人鱼纤长的眼睫,红宝石般的鳞片倒映着波动的水光,宛若红纱层层舒展的尾鳍摇曳着,引起朵朵涟漪。

如果不是眼前的“人鱼”哼起了小镇的乡村音乐,这一幕绝对可以入画。

“我以为你是想早点恢复的。”布鲁斯仰着头,看他的“人鱼”从天上落下来。

“我觉得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锻炼一下新的能力,或许我可以像它们一样,利用回声确定静物的位置,你知道的,这需要练习。”超人向洞穴顶上的角落指了指,洞穴中的蝙蝠隐藏在黑暗中,只露出两个灯泡似的小眼睛。

哦,很好,光明之子都开始学习蝙蝠的声波探物了,希望大都会的居民们不会因为有一天发现超人倒吊在屋檐上而哭泣。

布鲁斯突然有些头疼,脱下的西装外套被随手扔在了一边

“乱丢衣服,小心阿尔弗雷德取消你今晚的小甜饼。”超人从洞穴上方飘下来,最终停在了椅子的前方。

“亲爱的,别在这方面用超级听力作弊,我会搞定的,好吗?”

“不用超级听力也能知道你又乱丢衣服了,你就是改不了这个习惯。”超人抱臂微微低着头看他,听起来抱怨的口吻,耳根却红了一层。

布鲁斯知道对方一定是想起了两个月前在韦恩大厦那一次差点暴露真实身份的危机。

“关于秘密身份的问题,我们已经一劳永逸的解决了不是吗?全国的观众都是我们的证人。”

人们一方面用现实的残酷否定超越一切的爱情,另一方面却渴望着美梦成真。在娱乐时代,往后人们提起布鲁斯和克拉克第一反应,永远是他们那童话般的爱情故事。谁会在童话故事里加上超现实主义的超人和蝙蝠侠呢?那可是科幻片和恐怖片!

“你身上有两种女式香水的味道……”超人弯腰朝他的方向靠近,如果他能看见,他一定不会离布鲁斯这么近,因为现在他距离布鲁斯的鼻尖只有一指的距离了。

布鲁斯不得不承认,超人有一双非同寻常的蓝眼睛,即使因为不能聚焦而失去了神采,这独一无二的美丽色泽依然让人心醉。当这双眼睛的主人皱起眉头,他的喉头便觉得一阵苦涩。

超人有时候也会用这样的眼神偷偷看着蝙蝠侠。

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不知道,每当这个时候,蝙蝠侠都难以克制想要去吻那双蓝眼睛的冲动。

就如他现在一样。

克拉克,只有你,没有别人。

他应该这样告诉他,这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了,又不是什么挑战,他微微吸了一口气,对着那双蓝眼睛的主人说道:

“所以除了乡村音乐式的声波静物探索,你又开发出了超级嗅觉的新功能吗?”

布鲁斯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他的口中说出的,但是从超人直起身体后退的举动来看,这的确是他说的。

该死的,或许蝙蝠侠达成他的目的了,氪星人会因此停止和他的交流,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待着。

布鲁斯难以控制自己扭曲的脸色,他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庆幸,超人暂时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嗯……其实并没有,我能闻出来是两种香水,是因为露易丝之前想要换香水但是决定不下来,特意拉着我一起挑了。我只知道一种是森林香,另一种大概是海洋香。”

看来氪星人再次成功的打乱了蝙蝠侠的计划,他没有停止和布鲁斯对话,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歪了歪头,朝布鲁斯露出一个属于小镇男孩的笑容。

“谁让布鲁斯只是一个有钱的花花公子,既没有红披风也没有红靴子,他可享受不到两位女英雄陪伴的待遇。”

还有那位露易丝·莱恩,一个知道布鲁斯·韦恩是克拉克·肯特的未婚夫后,几乎在采访时要用录音笔把他谋杀的普利策得主,超人的绯闻女友,又一个L.L

布鲁斯确定自己花花公子般的语调很是成功,因为超人根本没有听出他真正嫉妒的对象。

事实上,超人听到他的话以后,立即上飘了一截。(根据蝙蝠侠的观察,这多半表明超人受到了惊吓。

“拉奥啊,为什么你也要这么打趣我,难道你也想我在你的手上跳舞吗?”

他看起来窘迫极了,两颊和耳朵都红的厉害。

超人不知道的是,此刻他的红靴子正落在布鲁斯椅子的扶手上方。

布鲁斯仔细的打量着那被神奇女侠和鹰女共同赞美的红靴子,发现要让卡尔完全站在他的手上并不可能,即使卡尔的关节并没有锻炼出来的粗大,那也是成年男子的脚,所以神奇女侠的想法并没有实际操作性。

不过,像芭蕾那样踮起足尖旋转还是足够的,旋转的红色裙摆就像玫瑰的花瓣层层绽放,与艳丽的红舞鞋刚好相衬,不得不说神奇女侠和鹰女在颜色搭配上的眼光不错。

而且,这可真是好角度。

他只要抬手就能握住克拉克的脚踝,那个他一直觉得很方便栓上什么的部位(当然目前只是想想),然后顺着那完美的小腿肌肉线条往上抚摸……

布鲁斯咽了咽口水,突然有些口渴。

可惜氪星人没有读心术,当超人反应过来他抱怨了什么时,他就有些后悔了。

他不应该这么对待布鲁斯,戴安娜他们只是出于关心才那么做,也许布鲁斯只是怕他太过忧虑现状才难得开个玩笑。克拉克,你只是暂时失去了视力,用不着这么敏感,大家都是好意。

“布鲁斯,对不起,我不应该朝你发脾气。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整好准备夜巡吧。”

超人看起来沮丧极了,额前的那根小卷毛也没有精神的耷拉着。

蝙蝠侠的目的终于达到了,超人打过招呼就往房间方向飘去,可怜的布鲁西觉得自己还能再挣扎一下。

“在我夜巡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早去早回?”超人顿了一下,通过布鲁斯的声音来确定自己的转身的角度。

“……”

“那……晚安?”没得到回应的超人换了个说法,为此他还特意抿出一个笑容朝他挥了挥手。

“……晚安”

布鲁斯看见超人在听到他的晚安后如释重负地飘到了电梯门口,在阿尔弗雷德的陪伴下,一起进入了电梯。

在电梯门合起的片刻,他看见了自己忠心的老管家投来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蝙蝠侠和超人认识了很久,从一开始的互相戒备,到World's Finest,成立联盟后经常唱反调的顾问和主席,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截然不同,但是紧紧相吸。

在联盟里,没有人能比他们更熟悉对方了。

布鲁斯跟着小记者去尝过小记者母亲最拿手的苹果派,而超人和蝙蝠侠一起喝咖啡的时候得到过那位全能管家烤的小甜饼。

他们从来没有对彼此说过那句话,但是布鲁斯知道,克拉克喜欢他。

那双迷人的蓝眼睛总是偷偷看他,会因为蝙蝠侠拒绝帮助而低落,会因为布鲁斯和别人调情而难过,超人习惯比旁人离他更近一些,偶尔流露出小镇男孩的小脾气(只对他)……

太多的信息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了。

然而,超人从没有对蝙蝠侠开过口,而布鲁斯只是小记者平时生活里一个没什么交集的朋友。

那次采访本来就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联盟还有一些事物需要主席和顾问共同商议,而克拉克的上司要求他在三天之内拿出一份有质量的报道,那为什么不让事情变得简单点?

至于袭击,则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更不要说被全国直播了。

源自猎人的血统,让他有足够的耐心,以及敏锐的判断力。

布鲁斯认为他应该抓住这次机会。

“拉奥啊,你说你会解决的,可为什么要说你是我的未婚夫?今天早上露易丝打印了一叠你的花边报道来教育我,就连我妈都担心的打电话过来了。”

那天战斗结束后的WF时间里,超人朝他的好搭档抱怨道。

“超人,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如果克拉克·肯特介意,布鲁斯·韦恩也可以逐渐成为一个好丈夫,还是你有喜欢的人?”

蝙蝠侠永远有plan B,但只有布鲁斯·韦恩知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联盟顾问有多紧张。

“B,我是觉得,你没必要为了这个把自己的下半辈子都搭上,万一你遇上了喜欢的人,那怎么办?”超人又飘了起来。

“布鲁斯·韦恩是一个花花公子,没人觉得他会真心,这只是一个缓兵之计,这段关系能够维持三个月就足够人们感慨了。”

“好吧……我没问题,但是我想说,布鲁斯·韦恩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我会支持他的。因为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超人总是不吝啬赞美,那双蓝眼睛盛满了真挚的光芒,布鲁斯觉得,如果蝙蝠侠真的会飞,此刻应该已经贴在了天花板上。

 

而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布鲁斯对自己当初的判断产生了动摇。

如果不是肯定克拉克也喜欢自己,他也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可是,自从有了所谓的未婚夫夫之名后,克拉克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和他更亲密。

以前他和别的女性调情(出于任务或者身份需要),克拉克发现了并不会说什么,他只是会在角落用那双蓝眼睛,偷偷的看他,就像是只被主人遗弃的幼犬。

在他们被全世界人都盖章成为一对未婚夫夫后,克拉克除了联盟的事情外依旧是那个为了报道忙碌的小记者,而布鲁斯·韦恩只是小记者平常生活中没什么交集的未婚夫。

他从来不用布鲁斯给他的卡(包括曾经生日送的那张)买东西。

“日常开销我的工资足够了,真不行我还可以捏钻石。”克拉克如此打趣道。

他也不带他送的钢笔,只把它们放在自己的抽屉里。

“你送我的钢笔太不结实了,你知道的,对我来说,它们都是损耗物品。”小记者耸了耸肩。

他甚至不愿意陪布鲁斯出席那些活动,好让别人明白布鲁斯·韦恩也有改邪归正的一天。

“每天夜巡那么迟,白天有时间多睡一会儿不好吗?阿尔弗雷德已经告诉过我,你有多喜欢赖床。”小记者一边赶报道,一边夹着电话和他说。

第一次有小道消息说布鲁斯·韦恩私会名模的时候,他想向克拉克解释,但是克拉克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我知道这不是真的,昨天晚上你夜巡完,我们还一起和咖啡了不是吗?”氪星人用那双蓝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而现在,最危急的时刻已经到来了,克拉克闻到了他身上属于别的女人的香水味道,也只关心那是什么香型,天呐,那些女士香水的味道可是黏在他未婚夫的身上!

有效期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未婚夫。阴郁的大蝙蝠在心底补充道。

这个计划显然没有达成预期目标。

好在,蝙蝠侠总有plan B!

————————

祝宝宝们六一快乐!

另外,求小天使们多给我一点评论好吗,只有小红心没有评论的话唠只能抱住酥皮的红靴哭泣

评论(36)
热度(150)

© 秦怀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