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 |沉迷龙队 难以自拔 |经常换墙头
喜欢写写脑洞、做简单的视频、然后美图PP图 _(:зゝ∠)_ 【高级的都不会

十一、【旁白】倘若光暗将世界浸染(三)

獒龙不拆不逆

狂血战士X神圣骑士

魔幻大陆AU

私设如山

甜,会是HE

前文指路:

                  一、【求助】拐带圣殿高级成员会被圣殿通缉多少年

                  二、【求助】圣光照多了是不是会犯困

                  三、【求助】六阶以上的光明系魂兽有哪些 (上)

                  四、【求助】六阶以上的光明系魂兽有哪些 (下)

                  五、【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一)

                  六、【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二)

                  七、【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三)

                  八、【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四)

                  九、【旁白】倘若光暗将世界浸染(一)

                  十、【旁白】倘若光暗将世界浸染(二)


PS:

标题是为了能和之前论坛提格式看起来一致

本章是欢脱的正剧风

 相关背景补充

目前是昕爷视角




不经意就知道这个世界太多真相的方博,一整个早上都是心惊胆战的。

好在他机智,飞快的吃完早饭,就缩在客厅沙发的一角,端着墨镜刻录器看起了自己的战斗录像。

哪怕是瞒不住的一脸苦相,他两位兄弟也以为他又在努力钻研怎么提升自己的能力,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而许昕看见张继科穿着师哥的圣袍和秘银战靴在旅店厨房和客厅来回溜达的那一刻起,

就止不住的冒出一个荒谬的念头——

【世界已经被黑暗控制了!】

 

和黑暗阵营以实力直接对应等级的方式不同,圣殿为了确保信徒对光明之主的虔诚信仰,只有得到光明祝福的信徒才能晋升高阶。

圣殿高阶神职人员的装备服饰基本都纹有高阶光明符文,并且由教皇吟唱祝福,具有一定的抵御黑暗系侵蚀的效果,低阶黑暗系攻击甚至还会激发符文,释放光明护盾反弹伤害。

而他师哥的圣袍和秘银战靴绝对是所有光明阵营都向往的存在——光明神亲自降下的神恩祝福。

 

狂血战士穿着与身躯相比小了一号的圣袍,洁白的衣襟勾勒出紧实的肌肉曲线,脚上的秘银战靴浮动着幽微的圣光,明明并不强烈,却几乎要亮瞎了许昕的眼。

然而张·九阶狂血战士·黑暗之主选民·黑暗混乱禁忌者·独闯中枢打脸圣殿·被挂悬赏令·继科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他哼着奇怪歌词的小曲,端着餐盘大爷摆腿转了一圈,挑选了一大堆他不怎么爱吃但是某人爱吃的早餐,还特意热了一杯牛奶。

路过他们餐桌的时候,连脚步都没停顿,只是懒洋洋朝他们使了一个眼色,就往楼梯口走去。

许昕见他这般有恃无恐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

“老张,你一个人怎么吃得了这么多东西?”

“我给龙带啊。”

继科大爷的脸上仿佛写着“你不会是真瞎吧”几个大字。

【你怎么还好意思提我师哥?!】

许昕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露出一个让方博打冷颤的灿烂笑容。

“我师哥有腿,怎么还劳烦您跑腿了呢?”

【你对我师哥做了什么,要这么献殷勤!】

“昨晚折腾狠了,现在还不愿意起来呢。”

听着似乎是抱怨的话,可看到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笑意几乎漫出眼眶。

【昨·晚·折·腾·狠·了!】许昕一脸震惊的攥紧了手里的汤勺。

【哎呦,厉害了我的哥!】竖着耳朵的方博不着痕迹的把自己往沙发里埋了埋。

 

就在许昕纠结是用自然魔法做一顿清炖狗肉还是冷静收集更多情报的时候,他看见他师哥披着某人的皮外套,穿着旅店提供的拖鞋,晃晃悠悠地下了楼。

一个以耐久和稳定闻名大陆的九阶神圣骑士,两条腿仿佛踩在棉花上似得,没有一点力道,飘着下了楼。

“早……”打招呼的声音也不复往日的柔和清扬,而是带着一丝喑哑。

“你怎么下来了?”一眨眼,原本端着餐盘的人就放下东西窜到了他师哥身边。

“到平常祈祷的点了,睡不着……”他师哥有点迷迷糊糊的小声说着,接着又皱眉,小声念叨了句什么。

某人挨得近,听清楚之后比他这个师弟反应还大,又是拉椅子,又是递靠垫的。

“还疼吗?圣光对这个没用吗?要不吃完再睡会儿?我给你窗户那边弄个夜幕,光就不会太刺眼。”

“嗯,谢谢继科儿啦~”

他家师哥嘴上留着一圈奶胡子,半歪着头看着身边人,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

而被他道谢的张继科挠了挠头,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看起来格外淳朴憨厚的笑容。

 

许昕沉着脸听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狠狠地挥动手中的勺子,把盘子里好好的土豆捣成了泥。

其力道之大,仿佛他手下的不是土豆,而是趁他不备叼走他们家白菜的大黑狗。

方博偷瞄了一眼他盘子里稀烂的土豆泥,又看了眼一直乐呵呵盯着龙队吃饭的师兄,出于同门之情,忍不住心底默默向黑暗之主祈祷。

 

“昕儿,你今天怎么改吃土豆泥了?”

【那也比吃狗粮好!】

“没事,我今天换个吃法。倒是师哥,你昨天怎么会喝多的?以前不是都不喝的嘛。”

“别提了,昨天太麻烦继科了……”

许昕看到他家师哥不好意思的扭了一下,似乎害羞得不行,连眼皮都泛着红晕。

“没事,没事。”据说辛苦了大半夜的某人则是挥了挥手,老农民般科科地笑着。

“太不好意思了,我昨天晚上都吐到你衣服上了。”

“是我没搞清楚就带你去喝的,再说了,你也借我衣服了。”

两位师兄全然不知自家师弟们丰富的内心活动,两人相视一笑,又弥漫起粉色的气息。

“!”

“!”

“就因为这个你们就换衣服?”

“科哥可以啊,你不洁癖吗?”

脑洞被否定的两人一没注意就问出了口。

而且这音量还不小,吸引了附近不少的目光。

也因为这样,两位师兄的执手脉脉相看,被迫打断。

张继科转过头来,朝他两露出一个难以描述的笑来。

 “我还奇怪你俩今天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龙借我件袍子有什么奇怪的吗?”

“……大概还是有点反应,我再回去躺一会儿。”

马龙虽然有些奇怪,但是醉酒的后遗症要严重的多,朝许昕和方博摆了摆手,他就离开了位置。

“你俩啊……我去给龙弄个夜幕。”张继科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紧跟着马龙转身上楼。

 

闹了个大乌龙的两人面面相觑,对了个斗鸡眼,又摸了摸鼻子,为自己有些过分的猜测感到不好意思。

“许大蟒,你真是的,把科哥想成什么人了。”

“说得好像你就相信老张一样。”

“我这不是你误导的嘛”

“我还没算你连带忽悠我师哥去喝酒呢!”

“我这不是想让龙队多多感受圣殿外面的缤纷世界嘛”

……

两个人相互抱怨了一阵,后来又变成了对辣眼睛师兄们的吐槽。

“谁让他两平常那么辣眼睛,说话还说得不清不楚的,昨晚上又是那种情况在一个房间待了一晚……”

许昕嘀咕着,抬头看见方博摸了摸口袋,神情呆滞了一会儿,又摸了摸口袋,然后一脸“碰上大事”的神情,抽出了一把钥匙。

“你这是又是啥毛病?”

“说你是瞎子你还真的瞎啊!这是什么玩意看不出来吗?”

“谁瞎啊,这不你旅店房间的钥匙吗?你拿这玩意岔开什么话题。”

“你是不是傻?科哥和我房间的钥匙在我这里,科哥给龙队挂了夜幕还能去哪?从他两上去可都快二十分钟了,别说一个夜幕了,一百个都该挂好了。”

“呵呵哒,他不会还要再我师哥房里‘守夜’吧?”

“要不……去看看?”

“走!”

 

为了避免之前的误会,两个人小心做好了防护工作,刚到走廊前许昕就给自己和方博施加了一个自然融入,保证呼吸与空气流通浑然一体。方博则是利用了自己职业的优势,给两人都施加了一个悄无声息,掩盖了脚步声。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趴在马龙的房门前,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动静。

【怎么没人说话呢?】

【好像有水渍的声音】

【等等……这声音是在干嘛?抖衣服?】

两个人交流全凭口型,听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判断里面的情况。

许昕灵机一动,一个风之气息,把屋内的声音直接送了出来。

方博朝他比了个大拇指,许昕刚想好好骄傲一把,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就把他俩的魂都给吓飞了——

 

——“继科儿,不要则样!”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你睡你的,我干我的……”

 

砰地一声,旅店房间的大门被巨藤抽成碎片。

方博使出吃奶的劲抱住许昕的腰,就怕他一个冲动把自家师兄给生命剥离了。

只是屋内的情形和他俩想得有些不一样。

 

马龙抱着被子窝在床上,而张继科虽然光着上半身,却是蹲坐在角落的小马扎上,面前还摆着一个浸泡着装着水的木盆,手里正抓着还冒着白沫的衣服。

“许昕,方博,你俩这是干嘛呢?”马龙抱着软绵绵的被子,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醒酒,怎么原本好好的,房门就成碎片了。

“你们今天是吃错药了吧?”张继科不明白了,这两今天怎么一直神经兮兮的。

“我俩……路过,听到师哥你说不舒服……”许昕眼也不眨的说。

“对、对、对,许瞎子虽然眼睛不行,耳朵还是不错的。龙队你知道的,他就你一个师哥,昨天一没注意就让你喝多了,他内疚啊他!”方博为自己的急中生智点了个赞。

头还有些晕乎的马龙并没有思考太多,盯着两人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相信了他们一唱一和的说辞:

“你俩应该是听岔了,我是让继科儿不要帮我洗衣服了,太麻烦他了。”

“没事,就这么一件,唰唰两下就洗完了。”

张继科嘴上这么答着,心里又是另一番思量。

马龙今天头晕犯迷糊,他可是没喝多,想了想两人反常前后,有些琢磨摸出来这两人今天是什么意思了。

“你睡吧,我去晒衣服了。”

说完,张继科端着洗干净的衣服就领着两人往外走,还不忘给没了屏障的大门又补了一个夜幕术。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我的匕首还没保养,我先回去了。”方博感觉气氛不对,转身就跑回了自己房间,熟练的把门给反锁了。

许昕在心里给这个怂货比了个中指,面上却维持着平静,等待着接招。

“许昕啊,龙他一个成年男人了,也不是小孩子,你是不是有点太紧张了?”

“哈?”

许昕隐约觉得,张继科这话似乎有什么不对。

“我知道,龙是你师兄,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交新朋友,大家都是好兄弟。再说,你和方博玩得也挺好,我也没怎么样对吧?”

“啥?”

这话题的方向怎么好像拐弯了?

张继科看着许昕呆愣着没反应,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等会儿把这双鞋也刷了,总行了吧?”

许昕有些急,想了想又斟酌了自己的用词。

“等等,老张,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俩整天这么粘着,容易出事……”

为了让许昕心安,张继科还拍了拍胸脯保证。

 

 “我两光暗元素平衡的挺好,哪里容易出事了?昨天晚上一张床上睡了一晚,一点事都没有。”

只是这保证倒是把许昕惊得魂都快飞了。

“你昨天和我师哥一张床上睡的?”

“昨天晚上把他收拾好,又洗完衣服,已经大半夜了,我看你们那边都没动静了,就和龙一起睡了。两个大男人光着膀子睡一觉又怎么了?”

狂血战士不懂现在的自然祭司都在想什么了。

“……你把我师哥看光了,你还好意思了?”

许昕看着对方纳闷的表情更是有气发不出,真相把他脑袋打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回路。

“许大祭祀,你能不能纯洁点!我有的他都有啊,不就是腿上毛比我少了点。”

“……”

许昕顿时不知道改称赞他看得仔细,还是庆幸对方没用手摸。

“不过你怎么会这么想的,你该不会是对龙……”

张继科想起上次这对师兄弟手拉手一起逛街的事情,顿时整个人也不好了,看向许昕的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

“别、别、别,别把我扯进你们的世界,就当我没问过。”

看到罪魁祸首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许昕真的心好累。

 

【这个已经被光暗占领的世界,应该已经没得救了。】

许昕沉痛的下了总结。

 

 

他师哥和老张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忙吧,他躲远点比较好。

后来在尹赛城的时候,许昕和方博就和那对蜜汁纯洁且辣眼睛的黑白配分开,自己去玩了。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出了尹赛城他们就要去下一个目的地迷失遗迹。

中途要穿过沙漠,为此他们特意租借了两匹驮驼兽。

至于座位安排……

呵呵哒,蟒蟒并不想说话,并朝你翻了一个白眼。

前面的骑兽上,大黑狗又一副白日不宜清醒的模样,懒洋洋地靠在他师哥肩上,把他师哥当安全绳似得揽着,而他师哥还一脸灿烂的握着缰绳,打量不同于平常的大漠风景。

 

“许大瞎子,你又在那念念叨叨的,干啥呢?”

“方小褶,你脑子进水了吧?说谁是瞎子呢!”

……

“龙”

“嗯?继科儿,你醒啦。”

“后面那两又在咋呼啥呢?”

“不知道,大概昕儿又在和方博闹着玩吧……啊,这驮驼兽怎么不走了。”

马龙刚回头看了眼自家师弟和方博,载着他们在大漠里行走的驮驼突然停下,还往前蹲下了。

“唉,你这技术不行,让我来。看好了,要这样。”

狂血战士的手覆盖在神圣骑士手背上,手把手拉了下缰绳,原本伏在地上的驮驼兽立马站起,又开始一晃一晃的迈起了步子。

挂在驮驼兽脖子上的铜铃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声。

“我还以为你御骑也挺好的,你不是骑士吗?”

狂血战士的语气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神圣骑士和骑士多少还是有点不一样,大概算是官方的封号吧。我一开始是学神官方向的,不过御骑其实也还行,疾风马之类常规的坐骑还是可以的,毕竟庆祝日的时候还要去给皇家撑场子。驮驼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来魔兽也可以骑啊。”

“驮驼兽其实算不上正宗的魔兽。不过实力足够的话,魔兽当骑兽其实挺好。不管哪个阶的魔兽,打赢了就是你的,听话,还不娇气,特别好养。别说骑了,你让它去吃草都行。”

“怎么感觉你很有经验?”神圣骑士听出狂血战士语中的得意,侧过头看他。

“还好,还好,以前为了挑魂兽找了不少魔兽,经验还算丰富。”

“那你身上那些看起来很酷的纹身,哪个是精神烙印?总不会是那只鸽子吧?”

“咳咳,那些不重要……你要不要试试骑真正的魔兽?”

“好啊!”

 

“他两又突然停下来了,怎么把驮驼兽收起来了,又要干嘛呢?。”

“科哥朝我们挥手是什么意思?”

“卧槽,他竟然把他的大黑狗放出来了?!”

 

骄阳下,沙漠闪动着金色流光,黑色的长毛巨兽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上来。”狂血战士利落的翻身落在巨兽的背上,朝神圣骑士伸出了手。

神圣骑士借着他的力道,顺利坐到了他的身前。

只是这巨兽至少比驮驼兽大了三倍,马龙突然离地这么高,就算是坐着的,也感觉心悬了起来。

“坐好了啊,我让它站起来。”

虽然有了预告,可巨兽从伏卧到站起,动静是在有些大,晃得马龙差点栽到巨兽柔顺的长毛里。

还是张继科及时伸手扶着他,才没往前摔去。

“这好像……有点高啊……”马龙习惯性的回握住他的手。

“原来你怕高啊,没事,我拉着你呢,它跑起来还是挺稳的。”

“对了,你的魂兽叫什么,毛茸茸的,看起来有点像狮子,还挺可爱的。”

“额,你觉得可爱啊……它叫什么啊……呃,叫道哥。”

“原来不是狮子是大狗狗吗?”

“你当它是狼也行。”

“魂兽哪里能当成什么就是什么的,我觉得它和继科儿挺像的,刚刚不睁眼的时候,和你平常犯困一模一样。”

“哪里像了,我觉得我比它好看多了!”

“嗯,嗯,你最好看!它力气和你一样大,我这身盔甲可不轻呢,刚刚的驮驼兽感觉走得就挺累的。”

“那是,它可不是一般魔兽可以比的。”

 

 

黑色巨兽上两个人亲亲密密地说着小话,随着巨兽奔腾,眨眼间就化作一道黑色的幻影……

“他俩就这样走了?”

“好像是的……”

“卧槽!炫耀个毛线,就他老张有魂兽啊?”

他俩大活人就这样被丢下了?!

许昕一怒,把他的吞噬青蟒也放了出来,自己坐在蟒头。

方博看到居高临下的巨大蛇头,有了不好的预感。

“大哥,你不会是想……”

巨蟒尾尖一卷,把方博绕了两圈,打包好,就冲着前方只剩一点黑影的巨兽飞快滑去。

“救命啊,许大爷,我晕蛇啊!!!!!”



——TBC——


PS:

我一向不怎么在文末提及真人

但是我对现实情况的一些想法是融在这篇文的大背景里

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棒的人


希望继科好好养伤,期待他重回球场,只有养好身体,才能好好打球。

龙队奥运回来恢复的其实已经很快了,离成都没多久,他能恢复成这个状态,比起以往的奥运冠军,龙队已经恢复的很快了,我们只需要相信他。吴爸爸点评的时候也说了,乒超和大赛还是有点差距的。

獒龙最近同框的机会,好像11月24号有个活动,然后就是CCTV1周日播的挑战不可能了(这个具体时间我是真的搞不清楚了,一会儿说过年播,一会儿说下星期的)。


相信我的双子星,爱他们,就支持他们。

PPS:

_(:зゝ∠)_每次都写不到想写的地方 难过

不过下次更新应该能写到想写的地方了

希望预告不会抢跑~

希望大家能用小红心和评论给我一点爱的力量!

么么哒

评论(60)
热度(156)

© 秦怀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