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 |沉迷龙队 难以自拔 |经常换墙头
喜欢写写脑洞、做简单的视频、然后美图PP图 _(:зゝ∠)_ 【高级的都不会

十、【旁白】倘若光暗将世界浸染(二)

獒龙不拆不逆

狂血战士X神圣骑士

魔幻大陆AU

私设如山

甜,会是HE

前文指路:

                  一、【求助】拐带圣殿高级成员会被圣殿通缉多少年

                  二、【求助】圣光照多了是不是会犯困

                  三、【求助】六阶以上的光明系魂兽有哪些 (上)

                  四、【求助】六阶以上的光明系魂兽有哪些 (下)

                  五、【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一)

                  六、【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二)

                  七、【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三)

                  八、【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四)

                  九、【旁白】倘若光暗将世界浸染(一)

PS:

标题是为了能和之前论坛提格式看起来一致

本章是欢脱的正剧风

 相关背景补充

目前是博儿视角

传奇中高阶强者都是天赋奇绝的少年英才,他们在大陆上游历注定要经历无数困苦,以凡人难以想象的卓绝毅力化险为夷,最终荣光加身,立于大陆之巅,笑看天下纷繁。

所有翻看传奇的人都明白,书中一时的苦难,不过是为了日后爆发的舒爽。

可在人生这本传奇上,没有人能全然知晓自己的明天。

后人嬉笑翻过了书页,而书中人在无尽的长夜中徘徊游荡,不知何时才能望见划开夜幕的启明星。

 

不论何处,强者晋升的道路总是越走越难。

黑暗阵营向来崇尚力量,比起光明阵营以信仰和资历维系,中立注重平衡和协调,黑暗阵营的这种默认法则更为直接暴力,也因此,黑暗阵营的资源争夺也更为激烈。

正因如此,能被他们称得上一声好友的,已然是肝胆相照的交情。

暗林历练是黑暗之主追随者晋升高阶的少数途径之一。

而暗林历练资格争夺战,则是无数中阶巅峰者的噩寐。

向往强者之心让方博绝不退缩,只是面对同样层次的对手,机遇躲藏在压力背后。

幸运的是,他有一个支持信任他的师兄。

【如果押着玩,我押别人,如果赌命,我赌你!】

听到对方说这句话,

方博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了。

紧张,更是兴奋!

强者的认可与激励,对于黑暗的追随者,是最好的祝福语。

而他,也没有辜负这份支持。

夺取资格,进入暗林,再出来的那一天,黑暗阵营又多了一名高阶刺客。

 

方博一直把自家师兄这份情记在心上。

而方博报答这份恩情的行动也特别实际,贴心。

特别是他们和一个眼神不好的自然祭司组成了冒险小队之后,方博一直觉得他们小队能维持如此和谐的氛围,与他在其中周转有不可磨灭的关系。

 

许昕第一次见到张大游吟诗人,拨弄着竖琴,吟唱诗作的时候,一脸懵地转头问他:“老张这是发病了?”

为了保持团队的和谐氛围,方博苦着一张脸,诚恳地回答道:

“不,我哥是在放飞他的梦想。”

听到答案的许昕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

“那他很棒嘛,科科。”

 

此外,方博还致力于巩固自家师兄黑恶势力的地位。

虽然他们小队里有一个抗魔无法接受治疗的存在,但是作为小队里唯一有治愈能力的自然祭司,许昕从来没能得到过特别的待遇,特别是来自队里那个需要靠他奶的矮子刺客的特别待遇。

方博刚好路过,发现许昕又揽镜自照,就围着他,左看看,右看看,然后长叹一口气,满是感慨的样子。

这让自然祭司很是受用,享受了一会儿,转过头赏了他一个眼神。

“怎么,终于发现哥的帅气了?”

“唉,那是,要论自恋,除了我哥,我只服你!”

“……”

本想说些什么的许昕发现方博身后的黑恶身影,朝方博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而友爱师弟,心胸宽广的狂血战士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对师弟动手的。

他只是在师弟和一位停滞在六阶巅峰的老前辈切磋的时候,给人家支了几招。

毕竟玘哥曾经说过,为孩子好,就是要怼他。

张继科深以为然。

 

鸡飞狗跳的三人冒险旅程就这样进行着,方博每天都在旅程中收获经验,体会感悟,反省自我……

直到他在午后的好梦中,被一口水喷醒……

 

当时年少无知,还不懂,这一睁眼,往后的日子,便是千般苦处也不知如何诉说,只能含泪咽下肚去。

                                                   ——BY眼睛快和许大蟒一样瞎的方博

 

方博万万没有想到,他只是午睡打了个盹,师兄就拐了一个圣殿的神圣骑士回来。要是一般神圣骑士拐就拐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夸他眼光不错,拐来的还是许大蟒的师哥。

回忆起许大蟒当时那一脸受到末日冲击的生无可恋脸,方博还是在心里给自家师兄点了一个赞。

其实他对光明阵营并没有强烈情绪的什么看法,至于从前是光明阵营的许大蟒?那纯粹是因为他瞎!圣殿出身的自然祭司,结果还是一大近视,哪里对得起他圣光自然双重加持?

话说回来,方博真心觉得许昕他师哥不是一般人物。

至少,能这么淡定地分析光暗同源,并认为可以将其纳入实战应用的高阶光明系他还是第一次见。

嗯,能让他师兄笑成一颗咧了嘴的核桃的人,他也是第一次见。

方博面无表情的听着自家师兄诉说他们两个是如何一见如故,越聊越觉得对方合拍的过程,觉得自己快要使出一旁已经瘫倒的许大蟒同款白眼了。

特别是,这两人时不时就无视旁人,自动弹出粉色结界,拉个小手,说说小话,勾肩搭背,不用张口就虐了广大单身狗。

更何况,他两的功力不仅于此。

严格来说,那并不能称为秀,因为那并非是刻意在旁人面前表现出来的。而是一种天然无形,悄然无声,在旁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啃上了色香味俱全的狗粮。

就好比之前科哥和龙队一起合作进行的那个“光暗魔法协调性研究”。

从高大上的名字来看,绝对是大陆顶尖学府的学术大法师们挤破头都想要争取的项目。

毕竟,一个水、木、自然系治愈术全抗的顽固抗魔体质黑暗系狂血战士,竟然能接受圣殿神圣骑士的光明系治愈术和祝福,听起来就是一个非常珍贵的案例好吗?

除非他两已经缔结了高等婚姻契约,但鉴于许大蟒一口咬定他两绝对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对于能亲眼见证这个跨时代的研究,方博的内心还是无比激动的。

而马龙对于此研究的具体规划以及细节注重程度,实在让他大开眼界。

 

光照术,全名神圣光辉普照术。

和高大上的名字不符的是,它其实是光明阵营普及度最高,人手都会的入门级法术。

通常人们会在晚上赶夜路的时候,利用这个法术维持光源。

因此,此术有非常深厚的群众基础,并被光明阵营的广大人民群众亲切的称呼为——“随身小夜灯”。

光照术虽然在民间有着良好的口碑,但是在职介者们看来,这只是一个偏向鸡肋的辅助系法术,并不需要他们多费心神。

即使是黑暗系也很少会在意这个生活化的法术,毕竟比起如同灼烧的圣光惩戒和剥夺五感的净化,一盏小夜灯也就照个明了……个P啊!

 

光照强度、光照范围、光照频率、光照线路……

来回随意搭配,一下封闭视觉,一下产生幻象,一下造成错位……

之前每次和马龙切磋完了,方博就特别想问许大蟒,你和你师哥是不是搞错阵营了,不然为什么一个自然祭司除了浪,啥都不会,而以沉稳皮厚闻名的神圣骑士,连个光照术都能变出花来?

看到马龙是怎么研究之后,除了心底肃然起敬,方博觉得自己大概明白许昕为什么现在是自然系了。

看看人家师哥,那脑子转的,怎么能做到在那么几分钟里算出来这么多的可能?再看看旁边激动的直鼓掌的许大蟒,唉,这傻孩子,估计是脑子转太慢了……

 

等到他家师兄也忍不住手痒搀和进来到时候,方博才知道,他之前可怜许昕,是可怜的太早了。

科哥仗着自己本源之力雄厚,对于抗魔体质带来的弊端向来是毫不在意的,然而,对于这次“光暗魔法协调性研究”,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张继科,史上用时最短晋升禁忌者的传奇,一个性格成谜的男子,对于研究表现出兴趣的方式也和一般人不一样。

当龙队拿出一张列好计划的单子,和科哥解释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需要注意什么的时候,方博还担心科哥没那个耐心去听,结果他一抬头,发现他家师兄睁着一双桃花眼,盯着别人家的师哥直看,时不时点头,可认真了。

方博顿时就想起了他们师傅那锃亮的脑门。

师傅十句话,就听得进去一句。

这好像是科哥自己说的吧?

想到这的时候,那边两人已经站到了一边,方博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抖了一下。

 

那边两人可不管旁人的看法,正专注于掌间的元素凝聚。

光照术虽然是最简单的光明系法术,但是也因如此,其中蕴含的也是最基本的光明原理。

“所有的基础法术都是其主神化身所具象化的直观表现。”

说着马龙微翘的指尖凝聚出一颗葡萄大小的光团,明亮却不刺目。

柔和圣洁的光辉,白嫩修长的手指。

看得人恨不得握住才好。

“继科儿,你伸手碰碰看,小心些,觉得不舒服就说,可别伤到了。”

话还没说完,张继科一只手就直接包了上去,慢慢贴着那柔软的手指,把那小小的光团圈在掌心。

“感觉怎么样?”

“唔……感觉暖暖软软的,还挺舒服的。”张继科沉吟片刻,又用了点力感受了一下手里的感觉,仔细地考虑了一下精准用词。

“有感觉说明没有魔抗,不是刺激性反应说明没有伤害。”说着马龙空着的右手,拿起笔在单子上划掉了几个可能。

“继科儿,那你再试试看,能不能用夜幕把它从我手上拿起来。”

夜幕术和光照术一样,是黑暗系最基础,偏向辅助类的法术之一。

在民间也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有便携窗帘、帷幕、更衣室等等,体现其丰富功能的外号,隔绝光照的能力一流。

只见张继科掌心凝聚出一层薄薄的暗色,一点点绕着光团蔓延,像是只盛着鲜奶油的蛋糕杯,稳稳的托住了上面依然散发着柔光的光团。

“你的手没事吧?”张继科的右手托着成型的“奶油蛋糕杯”,左手拉过马龙的手细细地检查了一遍。

“没事。光团没有被侵蚀,夜幕术也没有减弱……试试看一起加强能量?”

“行,你看好节奏。”

“嗯,一起慢慢来,关键还是要注意平衡。”

于是两个人掌心相对,同时加大对各自掌握元素的输出,庭院里光暗来回交替,倒映出黑白不停闪现的光影。

两人专注于掌心方寸,不知不觉靠得极近,几乎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

“继科儿,你看看能不能完全把它包起来,昕儿,准备好自然护盾。”

两人手掌间的光团足足有普通占卜水晶球大小了,其中包含着两位九阶强者的精纯能量,万一出了问题,他们可能就要把这个试验区给买下来了。

许昕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握着法杖,全身魔力凝结,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好在张继科用夜幕将光团包裹的过程极其顺利,光暗元素和谐的就像是天上的星子和暗夜。

马龙在记录结果的时候,张继科还来了灵感,在夜幕上留下了许多空洞,被阻隔的光芒显露了出来,乍看一下,还以为天上的星子都落到了庭院里。

看得马龙也觉得有趣,拿出了一个魔法储蓄水晶球,把这个“星光夜幕小夜灯”给收了进去。

从夜幕中倾泻的柔光在紫水晶的折射下变幻出千种风情,似清冷之下流露一丝明媚,不足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水晶球,仿佛收纳了整个星空。

马龙抓着紫水晶球把玩了好一会儿,最后把它塞进了张继科手里。

张继科看着两个人力量的结晶,心中也很是喜欢。

“你喜欢紫水晶的?我那有好多材质不错的紫水晶,改天我们挑一个,做个更好的,这个就是我的了。”语音未落,张继科就把紫水晶球收进了空间手镯里,还朝神马龙眨了眨眼,露出一个使坏得逞的笑容。

马龙歪了下头,被他的孩子气给逗笑了,眉眼一弯,宛若四月熹微的晨光。

这柔和暖光照的张继科浑身舒畅,他看着马龙那张白白净净的脸,不自觉一分一毫也没放过。那落在眼角的睫毛格外显眼,他想也没想就伸出了手,马龙也不躲,任他给自己捻睫毛。

“龙,没想到你的睫毛还挺长的。”某人毫无自觉的探出手指,让对方看自己指尖黏着的睫毛。

马龙终于受不了这个幼稚鬼,挥手要把他手上的睫毛给拍了。

张继科大笑,背着手不让。

两个人就围着对方开始打转。

 

“咳咳……那个,你们的这个‘光暗魔法协调性研究’就这么结束了吗?”

方博发声的刹那,早早从警戒模式转换为许·我瞎·什么都看不见·别发现我·昕默默翻了个白眼,却在心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这年头,不畏生死的勇士,都值得鼓励!

 

“应该还差点什么……吧?”

闹成巧克力奶油蛋糕的两个人同时转过了头,方博没忍住颤了一下。

“方博,其实我们这个实验还差一个对照组,看来要辛苦你了。”

说完,神圣骑士还送上了一个圣光十级的灿然笑容。

拥有强大的自然感知,察觉到自家师哥这个等同于净化威力的笑容,许昕不动声色把自己和方博的距离拉开了一些。

“等等,龙队,对照组是什么意思?”方博扭头看了许昕一眼,许昕正低着头观察脚底下的嫩芽是多么的富有生机。

“鉴于继科儿的特殊体质,我们还需要一个非特殊体质的黑暗系职介者排除试验干扰。”

方博看着神圣骑士手里再次凝聚的明亮光团,咽了咽口水,看向了自家高大伟岸的师兄。

“科哥,这个对照组就不用了吧。”

狂血战士搭着神圣骑士的肩膀,朝方博点了点头:“我觉得龙的想法挺好的,既然你这么关心,干脆自己来体验一下。”

!!!

哥,我可是你的亲师弟啊!!!

 

自那以后,方博就不再好奇所谓的“光暗魔法协调性研究”进度了,反正结果已在眼前,每次开打前就看见龙队给科哥套上一层层祝福,科哥有哪里磕到碰到了,自己还没什么反应,圣光就甩过去了。

 

总是一不小心就看到这些的方博,觉得自己大概要和许大蟒一样近视了。

吾主在上,反正小队实力越来越强就好。

但是慢慢地,方博发现许大蟒对于双方师哥越玩越好的情况并不看好,或者说,他对于那两人整天粘一块的举动有着深深的忧郁。

这种忧郁是多方面,复杂的,难以一言概括的。

 

善解人意的方博觉得自己应该开解一下这位兄弟,有一天他找了个机会,就拉着许昕蹲在了无人的角落。

“说吧,兄弟不会笑话你的。”

“啊?”许昕一脸蒙。

“你是不是喜欢你师哥,所以现在看到你师哥和科哥玩得好就吃醋了?”方博搭着许昕的肩膀,一副哥都明白的样子。

“我看你才是瞎子吧?”许昕闻言翻了个白眼。

“难不成……”方博这次被怼却没有马上回击,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难不成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让许昕有不好的感觉。

“你喜欢的是科哥?!”

“方博你是有毛病吧?老张那嘚瑟的劲儿,也就我师哥能看得上他了。”

“你别谦虚,其实论自恋你也不差。”

“怎么,方博你是专门来找揍的?”许昕挥了挥自己的法杖。

“我这说得可是实话啊!”方博马上发挥自己身为高阶刺客的实力,一个疾速,就往院子里跑。

许昕哪里会放过他,一瞬间就幻化成了青蟒,飞快的跟了上去,瞅住机会缠住了方博的腿,一人一蟒就大字爬的摔进了庭院里。

有些晕乎的两人,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了极具冲击力的画面。

 

狂血战士躺在草地上,面色潮红,双眸放光。

而神圣骑士则两腿分开,跪坐在他的腰上,脸贴得极近,大口的喘息着,而手中的光明祝福圣剑插在狂血战士的脸侧一公分的地方。

 

“师哥,老张,你两这是在……”

方博看到变回人形目瞪口呆的许大蟒,仿佛看见了他头上飘忽的灵魂。

“切磋啊——”

“我赢继科儿了。”

两人同时一脸疑惑的转过头来回答道。

发现彼此之间的默契,两个人又看着对方笑了一会儿,狂血战士还怕刚刚使出大招的神圣骑士身上没有力气,伸手扶了一下神圣骑士的腰,然后好巧不巧地把手抚在了神圣骑士的后腰上。

 

然后方博发现许昕越来越不对劲了。

“瞎子,我之前是开玩笑的,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你师哥吧?”

“其实你是职业幻想家吧?”

“那你这两天整日盯着你师哥和科哥,吃饭的时候也不消停,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是觉得——老张和我师哥有问题。”

 

方博当时单纯啊,真的没多想,他就觉得科哥和龙队玩得好了一点,铁哥们了一点,那么问都是逗许大蟒的,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科哥,穿着龙队的圣袍,踩着龙队的秘银战靴,从他和龙队的套间里出来了!!!

“科哥,龙队呢?”方博觉得自己声音都颤抖了。

“哦,他累了,昨天晚上折腾了大半宿,现在还在睡呢。”

说着朝他们露出一个笑容。

在他和许昕眼里,这个笑容格外的意味深长。

方博僵硬地转过头,大脑对昨夜的记忆一片空白,只能问身边脸色古怪的许昕。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

“昨晚上逛夜市,你们逛进了酒吧,我去接你的时候,你正抱着马桶吐个不停,老张先一步把我师哥带回来了……”

“卧槽,他就把我扔那了,还是亲师兄吗?!”

抱怨完,方博脑海里忽然有一些画面闪现——

昨天晚上,他们逛进了酒吧,科哥和老板娘都劝龙队尝一尝当地特色的蜂蜜酒,然后……

龙队一、杯、倒、了!

【和老板娘说过了,等下许昕来接你。我带龙先回去了。】

最后还记得的画面,好像是科哥用斗篷把人半裹着,抱着走出酒吧的。

他的回答好像是……

【科哥,嗝……和龙队玩好!】

看了看旁边许昕可怕的脸色,方博决定自己还是失忆了吧!



— TBC —

#失踪人口回归#

下次更新继续随缘

欢迎小仙女/小仙童们留言~

帮忙抓虫也欢迎!

PS:

龙队一开始的酒量真的是一杯倒

本文内的昕博见仁见智吧 LO是定位在损友的 所以不会打昕博的标签

PPS:

LO不会开车 

LO没有驾驶证 就是这样

评论(65)
热度(142)

© 秦怀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