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 蝙超 铁盾 獒龙 墙头太多 来回巡游 喜欢写写脑洞、做简单的视频、然后美图PP图 _(:зゝ∠)_ 【高级的都不会

九、【旁白】倘若光暗将世界浸染(一)

獒龙不拆不逆

狂血战士X神圣骑士

魔幻大陆AU

私设如山

甜,会是HE

前文指路:

                  一、【求助】拐带圣殿高级成员会被圣殿通缉多少年

                  二、【求助】圣光照多了是不是会犯困

                  三、【求助】六阶以上的光明系魂兽有哪些 (上)

                  四、【求助】六阶以上的光明系魂兽有哪些 (下)

                  五、【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一)

                  六、【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二)

                  七、【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三)

                  八、【树洞】论如何完美保持黑暗与光明元素平衡(四)

 

PS:

标题是为了能和之前论坛提格式看起来一致

本章开始是正剧风

 大量背景相关补充

目前是昕爷视角

本章獒龙提及有点少

下一章会加量


五年,十年,百年……

时光长河奔流不止。

人们坚信自己为信仰奋战,最初的缘由掩入尘埃,斑驳消逝。

大战后,全世界的遗迹都流出不知真假的历史文本字句,仿佛飘然倩影掠过眼前,终究淹没人海。

 

 

信仰之战结束的钟声敲响前夕,许昕步入了圣殿中枢,成为了一名白衣神官。

光明黑暗两大主神共同降下神旨的情景仿佛就发生在眼前,穿过圣殿的走廊,角落里小神官和神仆们依旧嘀咕着那场晨昏晕染难以分辨的神婚,以及那座将要建立的共同供奉双方主神的神殿。

从远方战场传来的战报昨日还经他上呈,圣殿内光明未曾惠及之地暗影慵懒而惬意的舒展着。

许昕站在走廊的这一头,看见了正仰望神主的师哥。

光影的交错,圣洁的祝福,让他看不清师哥脸上的神情,仿佛世界都疏离模糊起来。

对于这个大他两岁,却看起来比他还小些的师哥,许昕是打心底喜欢的,作为同门师兄弟,他们的感情也极为亲厚。

在信仰之战后期,圣殿中枢人基本都退出了远方的战场,在他们这一辈,亲身参与过信仰之战的,只有他师哥一个人。

在后来的日子,他也曾踏上那块被无数种猜想扭曲过的土地,只是这个时候,还没能经历这些的他,和其他人一样好奇。

信仰之战毕竟成就了太多传说。

两位主神在战火中成就了神婚,无疑又将传说推上了高潮。

那些还在战场上的人们,他们这些神主的信徒,又该如何自处?

他总觉得师哥能给他一个答案。

师哥还是那个待他温柔亲厚的师哥,看到他过来笑眯了眼睛,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看起来像颗小糖豆。

只是他话问出口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空气中,尘埃的重量。

师哥还是温柔的看着他,眼中不见往日闪烁的星子,只是静静思索如何开口。

他家师哥有时候对亲近的人说话,声音里仿佛含着块的棉花糖,但更多的时候,他听他梳理事情脉络,寥寥几语的背后,是百般思虑的沉静。

“吾主初始神职为引领光明,黑暗之主则为黑暗伊始,两位主神一同自混沌诞生,是大路上最古老的神明。”

“两位神明的恩泽惠及天地四方,万物逐渐生有灵识,而最为依凭两位神明恩泽的,便是行走于大陆上自诩为智人的各族。”

“于晨光劳作,于午夜沉眠,于光明充盈,于黑暗滋长……”

“自此,吾主随身之荣耀成为希望之光,黑暗之主所携夜幕被视作欲望之帘。”

马龙还未说完,就被许昕拉着袖子,捂住了嘴。

许昕虽然整日里笑嘻嘻的,看起来并不把一些东西放在心上,但并非全无心眼。

哪怕刘指成为新一任教皇,月光大法师转为圣殿的红衣主教,光明之主与黑暗之主完成了神婚,有些事情,神仆可以说,小神官可以嘀咕,但是他师哥却是不能说的。

“昕儿,别怕。吾主的荣光从未因人而改变。”

温暖和光亮从马龙握成拳的指缝中漏出,白嫩的手指张开,大大小小的光点从掌心飘起,绕着二人盘旋而上,无声的阴霾消融在柔光之中。

他们仿佛是旷野上追逐萤火虫的孩童,追着那些飞舞的光点跑过了走廊。

温暖而柔和的光点飘向了散发着圣光的神像,与之融为一体。

神主因圣光而模糊的面容似乎也浮现了一丝笑意。

只不过许昕还没能细看,原本在吟唱祝福的秦主教就瞥他两一眼,师兄弟看了看对方,做了个鬼脸,只能乖乖地站到师傅身边,准备起每日必做的祷告。

许昕心底还是有一丝好奇,他做着手势偷偷把眼睛睁开一丝缝。

神主的面容依旧难以看清,圣光的笼罩下,神像是那般地高洁神圣,慈悲与淡漠并存。

许昕又向右边看去,师哥闭目祈祷,神情宁静平和,已然沉浸其中,大殿中的光元素感受到强烈的信念汇聚在他身旁,与笼罩在神主神像上的圣光,相互呼应。

散落的碎发浮动,落下来回颤动的阴影,宛若浮光的氤氲气息

这一切,昭示着那并非精雕细琢神像,而是真真切切的人。

可,也是这一切,让他宛若从尘世中独立。

许昕一时看愣了,就被师傅瞪了一眼,当下不敢再调皮,合上了眼睛。

想着自家师哥认真的模样,他莫名的安心下来,开始了今天的祈祷。

 

只要提到三大阵营合作,几乎每个从学院毕业的职业者都会背出一句话:

【三方合作的确立,标志着信仰之战的结束,大陆从此迈入新时代。】

学生们皱着眉,苦兮兮、干巴巴地把这句话翻来覆去的念着,等到了考试,便不假思索地在留空处写下答案。

 

许昕离开圣殿的那一天,见过了刘总,拥抱了师哥,就是没有等到师傅。

“师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师哥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这是我想说的,也是师傅想说的。”

他顿时红了眼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能用力搂了一下师哥。

“师哥,你帮我和师傅说,我不怪他的……”他闷闷地说。

似乎很早以前,他就有预感,他可能要离开这个被当做家的地方。

从他迟迟没有得到光明之主的祝福开始,从他真正踏上那块被称为圣战之地的战场上开始,从他知道信仰之战的结束需要中立第三方充当平衡者开始……

或许更早之前,从他使出第一个法术——生命滋润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他自然系的天赋,比光明系天赋要好得多。

中立阵营最重要的自然祭司,世间少有,近乎单脉相传。

他和师哥不一样,他没法像师哥那么坚定的去信仰光明之主,而自然祭司更多是和自然沟通,感受自然的力量并释放,虽然不舍,但是这是一条适合他并且双赢的道路。

从光明系转向自然系过程,很难说痛苦或是简单,但他确实能感觉到自己在变强大。

吴师傅也没有什么不好,他指导他,爱护他,就像是疼爱自己的孩子。

在他进入冲击高阶瓶颈的时候,吴师傅对他说:

“你最后一次进圣塔祈祷光明祝福的那个晚上,秦主教在圣塔门口坐了一个晚上。那天他没来送你,但是之前他找我谈过,拜托我照顾你。”

许昕蹲坐在地上,感觉到吴师傅摸了摸他的头。

他知道秦师傅以前也跟过吴师傅一段时间,只是信仰之战波及才入了圣殿,所以在吴师傅的眼里,他大概真的就是一个孩子吧。

孩子的孩子。

那天夜里,他突破了壁垒,正式成为了一名中立阵营高阶强者,有望去角逐“平衡者”的称号。

 

他和师哥一直保持着联系,也开始大胆地给秦师傅写信。

把羽毛笔胡噜成光杆,才提笔抱怨着一些自然系的小麻烦。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生命滋润用多了,最近晚上总有蚊子叮我,害我晚上忙着打蚊子都没休息好。】

 

秦师傅一般面对这样的抱怨,都是一副严父模样:

【这些都不是借口,好好训练,别想着偷懒。】

信封里还附有一张可兑换中立货币的大额支票,

背面写着——

【去买驱蚊水。】

 

而师哥听到他的抱怨则会提出一些“有趣”的小建议:

【昕儿,你可以画个小型阵法,在睡觉的时候利用自然感应天赋保持阵法的驱蚊功能,或者对自己施加一个猪笼草的长时间加持法术。一举两得,挺好的(大笑)(大笑)(大笑)】

最后许昕那段时间是伴随着驱蚊水的香味入睡的。

 

又过了好多年,他十分走运的遇到了吞噬青蟒,大战了三天三夜,终于有了魂兽,凝结了精神烙印,晋升成为八阶强者。吴师傅让他自己去大陆上游历,寻找冲击九阶的契机。

 

他遇到了一对挺有意思的黑暗阵营师兄弟,大的那个挺会耍酷自恋,小的那个贱兮兮的找怼,但都是很好的人,很棒的伙伴。

能和从前圣殿的伙伴一样,在战斗中交付后背。

就算得知他原本是圣殿出身,他们也不会多问什么。

光暗的差异,或许只在信仰与追求。

不管是光明的眷顾者,还是黑暗的追随者,本质上可能并无什么差异。

而作为职介者本身,这对师兄弟也具有世间少有的品质。

他们经常会约定一起切磋,或者去各个遗迹探险,

有一次他们约好了去找一种神秘的魔植,但是只有师弟方博来了。

“瞎子,师傅让科哥给圣殿那边转达一道吾主的神谕,今天来不了了,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去吧。”

许昕转着手里刻录了对方喝醉酒情景的魔晶刻录器,无声威胁着。

“……”

看到对方秒怂,许昕满意的把魔晶刻录器收回了空间。

“感觉真是可惜了,要不是我师哥这段时间进了圣塔,说不定他还能和老张见一面呢~”

虽然老张是黑暗阵营的强者,但是以他师哥的性格,应该能和老张说得来的。

毕竟在晨昏神殿发布光明神与黑暗神共同的神旨之前,他家师哥就说出了光暗同源。

而且师哥迟迟没有魂兽,之前两次凝结圣痕都失败了,或许就是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

说不定能和老张这个特殊体质,但是成功凝结精神烙印的人交流交流。

 

然而,不过一个晚上,【黑暗渗透:来自深渊的咆哮】这类的话本就飘满大街小巷,游吟诗人也不甘示弱的传唱着新晋升禁忌者勇闯圣殿,干翻光辉骑士,迎战月光大法师全身而退的传奇。

瞥到冒险者工会上圣殿挂出的新鲜悬赏令,许昕翻了一个白眼,把昨天的念头掐死在脑海里。

成为了红衣主教的月光大法师可是他家师哥的偶像!

打死都不能让他师哥和张继科这小子见面!!!!!

反正悬赏令上的刻录图是那小子还白的时候,应该有点差距吧……

他可不想看到自家好兄弟挨揍,至于他家师哥神圣护卫队队长的尊严,更是不容冒犯。

 

许昕万万没想到,他刚刚立下誓言没多久,就因为出现了异界裂缝,需要三方合作。

刘总构思的挺好,马龙,许昕,张继科,刚好光明,中立,黑暗,为了体现三方合作精神,还给他们这个组合取了一个名号——三剑客。

吓得许昕当天就给刘总写了一封言辞恳切,情感真挚的请求信,求把他师哥和张继科那小子分得远远的。

完成缝隙修补工作的那天晚上,许昕松了口气,瘫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实在是三方合作的大功臣。

然而师哥的讯息又让他很是难过。

【这次又失败了……师傅说让我出来看看,可能下次大概就有办法了。】

第三次,

第三次凝结圣痕失败了……

这么多年以来,他家师哥明明有九阶强者近乎半神的实力,却迟迟无法凝结圣痕,歌颂者名号似乎唾手可得,又似乎远在天边。

甚至还有一些人置疑他圣子的资格。

在他年幼无能为力的时候,差点被混乱魔君黑暗浸染似乎也成了一种罪过

但事实是,一群职介者为逃避折磨纷纷拜伏在混乱魔君的脚下。

而一个稚弱的只会感应光元素的孩子,被囚困在九阶强者充斥黑暗之力的牢笼中,虽然因害怕而哭泣,却咬牙坚持到了最后。

被解救带回圣殿中枢后,光暗快速转换的体质并没有让他遭到光明之主的厌弃。

得到光明祝福的那一天,他才十六岁。

那是光明之主对虔诚信徒的回应。

那个沉静向光明之主祈祷的身影,一直深深烙印在许昕的脑海里。

他虽然没有师哥那么严苛要求自己,但也想要去看他所看过的风景。

三次冲击圣痕失败,几乎将他十六岁就沐浴圣光的荣耀剥离,许昕想过许多种安慰的话,最后都没能说出口。

因为那是真正的退无可退。

【我没有办法不去感受光元素的靠近,没有办法不去思虑吾主的教诲,那就重新再来吧。】

作为师弟,他知道对方说出这句话已是作出了决定,于是他写下祝福,给他介绍了一些独自在大陆行走需要注意的事项。

虽然有些糗事,通过平常通信他家师哥应该知道了,但是许昕还是又强调了一遍。

【一定要买质量好,绘制精确的地图,最好附带指向器导航的那种。】

别问他为何如此忧心忡忡,要是你也有一个在圣殿内就容易打转的师哥,你也会如此担忧。

【收集资料的时候,可以去高级一些的酒馆,一般老板娘收集情报的能力都很不错。】

写到这里,他又想起自家师哥那吸引男性狂热崇拜者的能力。

这年头为引起注意,什么样的人都有,于是他不放心的又添了一句。

【不战斗的时候保持基本礼貌就行了,不要理会粗野者的挑衅,更别对他们微笑。改削的时候往千万别手软。】

 

认真的考虑师弟的建议,并找了一家高级酒馆询问情报的马龙,却遇到了他和师弟都没能料到的危机……

美丽而妖娆的豹族老板娘一边打量着神圣骑士,一边轻轻摆着尾巴,沉吟许久,才扑到柜台前方,伸手摸了摸神圣骑士的脸。

感受到神圣骑士的僵硬,又倚着胳膊,侧着脸笑盈盈的看着他:

“这位小哥哥,告诉我你怎么保养的,你想知道的消息,我就能免费告诉你哦~”

虽然偶尔会被圣殿女神官打趣,但是这种女性直接动手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遭遇,于是神圣骑士只能支支吾吾的开启了第一次酒馆传教……

 

当然,这并不是最让后来的许昕追悔莫及的。

 

许昕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

蔚然的天空只有几抹流云,温暖阳光让人昏昏欲睡。

坐在他对面的矮子已经闭着眼,趴在桌上流起了口水。

而他苦苦抵抗睡魔,想着老张还要给他们介绍一个新伙伴。

既然有一个睡了,另一个还是保持清醒等等负责把人叫醒才好。

总不能让新伙伴看到两个睡成猪的人吧,那样也不礼貌。

 

等了好一会儿,就在许昕怀疑老张该不会睡过头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一黑一白两个身影。

黑的那个肯定是老张,满眼模糊的许昕十分自信的下了结论。

事实也是如此。

新一轮美黑没多久的狂血战士远远地就朝他招手,另一只胳膊圈在新伙伴身上,手还搭在人家肩头。

难得,老张那个审美竟然会找一个白嫩嫩的新伙伴。

这么远远看去,和巧克力化了糊在牛奶里似得。

许昕给自己丢了一个“看得清楚”,装作低头喝水,来掩饰自己拍醒方博的动作。

然而,当他看清被“巧克力”霸占的那杯“牛奶”究竟是何方神圣

……

……

……

那天,午后打盹的方博,是被水喷醒的。

评论(65)
热度(137)

© 秦怀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